仪征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析古希腊雕塑艺术爱琴海吹来艺术的风

发布时间:2019-09-14 03:12:26 编辑:笔名

析古希腊雕塑艺术 爱琴海吹来艺术的风

编者按:古希腊文明与古中国文明遥相呼应,是东西文化不同的发展源头。两个文明都创造了伟大的艺术。自2004年底起,一大批古希腊绘画、雕塑、工艺美术精品携带着爱琴海的清风在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隆重展出,展览将至今年6月结束。我们特刊登此鉴赏论文。

古埃及文明、两河文明、古代中国文明、古代希腊罗马文明是众所周知的人类四大古文明。其中的古代希腊罗马文明,伴随着数百年来欧洲在全世界的殖民史,影响非常大,虽然它存在的时间和空间范围在古代四大文明中并不是最久远、最广阔的。对于我们来说,古希腊罗马文明的重要的莫过于“奥林匹克运动会”,随着它在历史的过程中逐渐发展为世界性的活动和中国日益走向世界的眼光与步伐,古希腊罗马文明正贯穿在体育这一形式中,越来越多地进入到我们的视野,并影响我们的生活。在此带动之下,古希腊罗马的艺术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

作为与中国一起同是古代文明的中心,古希腊罗马的美术如同中国的古代美术一样,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并且,随着历史的发展,成为我们现今所了解的“西方文明”的一个主要源头。甚至可以说,要真正深刻认识西方艺术、西方文化,就必须从古希腊罗马文明开始。

说到古希腊文明,除了“奥林匹克运动会”以外,人们常常一下子就会想到雅典卫城帕特农神庙那伟岸的石柱,充满着力量的人体雕塑《掷铁饼者》,永恒美丽的《米洛岛的维纳斯》,尤其是“维纳斯”,甚至成为美的典范代表。的确,古希腊罗马的人体雕塑艺术,是古希腊罗马艺术中最具有代表性的美术作品,他们超乎以人体美为题材,塑造了近乎完美的雕塑艺术形象,至今还是无人能超越的艺术美的典范。对于古希腊罗马艺术的特征,有一句经典的评价可以概括他们的特征:“高贵的单纯,静穆的伟大”,这种庄严、纯净的美学感受至今仍是人类艺术追求的崇高目标。虽然人体雕塑艺术远不是古希腊艺术的全部,相比较于古希腊罗马建筑所留下的断壁残垣,这种美学感受却在古希腊的雕塑中得到了最为淋漓和直接的表现。可以说,读懂了古希腊罗马的雕塑艺术,也就触及到了古希腊罗马艺术真谛与核心。

古希腊的以人体雕塑而言,经过了几何纹样与东方样式风格时期、古风时期、古典时期、希腊化时期四个发展阶段。我们所熟知和以为的古希腊雕塑,往往都是属于其中的古典时期的杰作。如“赫尔默斯和少年酒神”这座雕像,它是希腊古典主义后期的一件典型的作品。是希腊艺术古典主义时期的最负盛名的雕塑家普拉可西特列斯的代表作。在希腊艺术古典主义的后期,受历史斯巴达和雅典之间近三十余年的伯罗奔尼萨战争的影响,雕塑艺术的风格由前期崇高的英雄气概和雄健有力,逐渐转换为个性化的追求和温柔秀美的形象。对于神灵题材的表现,也由前期的宙斯、雅典娜,更多的出现了能给人慰藉的和平女神、爱神、酒神等等,他们的形象也更加世俗化。而雕塑家普拉可西特列斯,就是这发展了这一新时期艺术风格的第一人。而这种艺术风格确立的标志,就是这件作品。并且,现存的这件作品并非罗马时期的复制品,而是大理石原作。所以更加显得弥足珍贵。(罗马征服希腊后,希腊衰落,艺术也因之衰落,为延续希腊艺术传统,复制了大量的希腊时期雕塑作品,我们今天看到的许多古希腊雕塑作品,都是罗马时期的复制品)。它是1877年由德国考古学家在奥林匹亚赫拉神庙内的大殿旧址发掘出土的。

这件雕塑作品的题材取材于希腊神话传说:天神宙斯和特拜国公主塞默乐生下了私生子狄奥尼索斯(即后来的酒神),宙斯担心孩子会遭妻子的妒忌,便让他的传信使者赫尔默斯将孩子抱到倪萨山的女神那里去抚养,雕塑表现的就是赫尔默斯在护送孩子的途中休息的情景。根据考证,赫尔默斯已经毁坏的右手里原来拿着一串葡萄逗引着狄奥尼索斯,这件作品表现了这一瞬间的景象。如果我们熟悉希腊古风时期的神像雕塑,我们就会发现,雕塑家在这里发扬了一种完全不同于以往的风格。在这件作品中,赫尔默斯和狄奥尼索斯之间的关系显得亲密、和谐,场面中洋溢着一种轻松的情调,这与古典盛期以及此前的古风时期的庄重、崇高有所不同。在人物身材的雕琢上,也更加柔和、自由,赫尔默斯作为主要的人物,身材修长,自上而下形成三个自然的转折,使整个身体构成优美的“S”形,具有了一种曲线的美感,不再如前期的雕像那么强壮有力。为了强化这种艺术感觉,雕塑家还巧妙地利用了磨光的大理石质地细腻、圆滑的特点,追求人体肌肉的细腻变化和含蓄优美的线条。这恰恰又与前期的刚劲有力的雕塑线条形成鲜明的对比。

但是,如果我们要深入认识古希腊和罗马艺术,以上这样的解说显然是详细但不完美的。这也是我们面对经典艺术常常遭遇的困惑。对于我们的眼睛来说,我们真正的认识高超艺术的魅力的机会,常常被美术史论家的定论所震慑。所以,从古希腊古风时期的雕塑再进一步展开分析,或许更能让我们真正深切地了解古希腊罗马艺术的魅力之源,只有从这样的源头出发,我们或许才可以走进古希腊罗马的艺术,获得真正的美学享受。而不仅仅是呆在古典时期的精美雕像面前,只是被动的赞叹和顶礼膜拜。虽然古风时期的雕塑艺术品看上去不够精确、缺乏魅力,但是它们体现出的古希腊人的创作的智慧,对于人本精神的努力体现,对于古埃及、西亚艺术的继承和对于古典雕塑的开拓,都是值得书写一笔的。本文更多的笔墨和篇幅在以下集中的探究古风时期雕塑的美感特征和艺术源泉。

在古风时期的古希腊罗马雕塑艺术中,许多的男像雕塑被称作“库罗斯”,而女像雕塑则被称作“科丽”。“库罗斯”(Kouros)和“科丽”(Kore)是希腊语中“小伙子”和“少女”的意思。古风时期有一类取站立姿势的裸体男青年像,因为不明身份,所以统称为“库罗斯”;同样的,一批着衣女像,被称为“科丽”。他们都是不依附于建筑物而单独呈现的,有些是放置在墓前,象征着死者本人,有些是放在庙宇里,象征着供养人。显然,制作者是希望赋予这些雕塑以身份的,可是由于技术的原因,现在我们能看到的,是几乎一样的姿势、一样的面貌的人像作品。这些男子像,直立,左腿前伸,两臂垂在身旁,两手握拳,头发梳成辫式,垂在劲部两边。女子像稍微丰富一些,有一些不同的动作,雕刻者把注意力放在了如何透过有质感的衣服来表现女性的人体美。无论是“库罗斯”还是“科丽”,嘴角都微微挑起,似在微笑,可是他们笑得那样相像,于是人们称之为“古风式的微笑”,这种称呼并没有多少赞赏的意味。这些雕塑通常被形容为简单粗糙、僵硬呆板,可是从一些细节中,我们不难发现古希腊人体雕塑走向古典时期的辉煌的摸索之路。

古埃及的艺术无疑是伟大的,因为它能够亘越几千年的时空而保持相似的面貌,形成一套稳定的艺术法则;西亚的艺术也是伟大的,因为它包容和创造了各种不同的艺术风格和成就。晚于它们2000年的古代希腊艺术,从这两种艺术中汲取长处,只用了200多年的时间,便在各个艺术方面取得了无与伦比的成就,所以也是伟大的。人体雕刻也是如此。古风时期早期的“库罗斯”,虽然是三维的立体雕塑,却奇特地带有一种平面性,这不由让人联想到古埃及的人像雕塑。而且在脸部的刻画上,脸型和发式的处理,带有明显的西亚雕刻的影响。工匠们显然是很认真地在做这些雕刻,因为每一个部分,肌肉、关节,都是确切描绘的,可是当它们组合成一个完整的躯体时,情况就发生了改变:这个形象距离真实的人体是那样遥远。但是希腊人是以人体为自豪的,他们渴望再现出完美的人体形象。很快,拥有智慧而又讲求数学的希腊雕刻家们探索人体结构和比例的努力便有了结果,库罗斯渐渐地生动起来。丰满而准确的人体轮廓取代了尖峭粗糙的平面形态,关节不是凸现于肌肉之外像一个无关紧要的装饰,而是真正成为了肌体不同部位之间的联系体;几何型的肌肉也圆润起来,立体感增强了,古埃及的“正面律”和西亚的“大眼睛”逐渐被摆脱了。人体雕刻的光辉时代,古典风格时期,随之而来。

希腊古风时期通常是指公元前750年至公元前6世纪末,得名于当时雕刻风格的古朴稚拙。用发展的眼光来看,虽然在艺术发展史上它是一个低潮期,但是无疑的,它是古典文化艺术高度繁荣的必要准备。从古风时期出发,古希腊雕塑艺术终于在古典艺术时期取得了流传千古的高超艺术成就。这个过程是我们认识古希腊艺术所必须知道的。


怎么用微信卖水果
有赞微商城登入
有赞微商城平台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