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征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镇妖册 第四百一十章 大叔的套路深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1:30 编辑:笔名

镇妖册 第四百一十章 大叔的套路深

上天似乎听到了少女绝望的呐喊,正当少女准备彻底放弃的时候,身侧不远处的防火门忽然一响,一个穿着夹克衫的男子拎着一个便利店的塑料袋出现在走廊的尽头。??

少女的双眸猛地一亮,原本已经低落下去的声音一下提高了数倍之多:

“救命啊!非礼啊!”

许行空并未阻止少女的呼喊,而是饶有兴致的抱臂看着少女,以及低着头盯着手里的的男子。

少女觉自己惊天动地的呼救声似乎并没有让来人稍有反应,难道是自己的声音太小?或者是他太过专注于手里的?又或者他根本就是听到了装作没听见!

眨眼间,这个低着头的男子已经走到了少女的身边,少女想要伸手拽住他,自己脖子以下的身体却完全不听指挥,少女看着来人将要错身而过,不死心的继续哭喊着:

“救命啊,大哥!哪怕你偷偷帮我报个警也好啊!呜呜...求你了!”

男子拎着袋子低头而过,就像完全没有看到近在咫尺的一切,少女哭了,这次不是恐惧而是伤心,说实话,她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伤心。

许行空看着男子走远,在一个单位门前停下,若无其事的掏出钥匙打开门,然后消失在门的背后,并重重的将防盗门撞上,走廊里重新恢复了安静,甚至连少女的哭声的消失了。

看着已经不再哭泣的少女,许行空轻轻一笑道:

“是不是对人性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少女觉自己竟没有刚才那么害怕眼前这个神秘诡异的男人了,也许是因为害怕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当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之后,恐惧也随之破灭,剩下的只有茫然。

少女似乎没有听到许行空的话,她呆呆的看着空无一人的走廊,好一会儿才像是回答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我恨这个世界,我恨所有人!”

许行空笑着摇头道:

“你又错了,刚才那人是真的听不到看不到我们,当然了,我并不知道如果他能看到能听到,是否会对你伸出援助之手。不过,易地而处的话,你会怎么做呢?”

少女一怔,随即狐疑的看向许行空,随着恐惧渐渐消失,少女忽然醒悟过来,也许许行空说的是真的,因为眼前这个男人有着不可思议的能力。

至于许行空最后的问题,少女并没有去细想,她也懒得去想,她脑袋里残余的理智正纠结于许行空展现出的种种诡异能力,并开始尝试分析许行空到底想要干什么。

许行空没有给她太多的时间思考,见她情绪稍微稳定了,许行空转身继续向前,来到一个单位的门前,这里是赖家某个子弟的居所,不过现在他跟他的小伙伴们正昏迷在秘地等待命运的审判,所以这里暂时被许行空征用了。

身体完全不受自己掌握的少女亦步亦趋的跟着许行空,少女的眼神里闪烁着不安和好奇,看着许行空抬起手随意的握在门把手上,明明许行空手里没有钥匙,更没有去转动门锁,少女却偏偏听到了门锁转动的咔嚓声,然后门开了。

许行空像是回家一样很自然的进了门,然后站在门侧,笑眯眯的看着少女从自己眼前走过,然后他回手将门重新关好。

房间的面积不大,可以说是蜗居,这到不是赖家刻薄自己的子弟,而是这栋大厦的单位都是这么袖珍的,或者说香江的住宅普遍都是这么小的。

扫了一眼不大的客厅,收拾得还算干净,许行空随意坐在沙上,然后看着少女也坐下来,许行空挥了挥手,将少女身上的禁制随手解除了,少女心有所感,尝试动了动手脚,觉自己的限制解除了,少女立刻抓过背后的背包,翻出纸巾处理自己一脸的鼻涕和眼泪。

许行空看着她将自己的脸弄成一张大花脸,不由得皱了皱眉开口道:

“别动,屏住气。”

说罢,也不等少女反应,许行空一抬手又限制了少女的行动,这次连头颈的动作都给限制了,少女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许行空已经将一大团水球扔到了少女的脑袋上,吃惊的少女差点将水吸进肺里。

水球中的水随着许行空的手指开始旋转起来,不一会,原本透彻的水球变成了一团黑色的水球,许行空手一摆,水球离开了少女的头部,然后快的蒸出白色的水蒸气,许行空一挥手,那些水汽眨眼就冲出了窗户,黑色的水球也随之消失。

许行空看着一副落汤鸡一样的少女,微微一笑,又是一挥手,一股旋转的风绕着少女的头部转了起来,眨眼间就将少女脸上和头上的水渍给吹干了,旋风消失,少女的头自然垂落下来

,原本乱糟糟的鸡窝头变成了整齐的齐耳短,一张大熊猫脸也清清爽爽的,就是脸色还有些苍白,嘴唇也没什么血色。

许行空满意的呼了口气,顺手将少女的禁锢解除,然后温和的开口道:

“恩,这样看起来顺眼多了。”

少女吃惊的抬手抹了抹自己的脸和头,闻言古怪的看了看许行空,低下头轻声道:

“哪里顺眼了,老古董。”

许行空嘿嘿冷笑道:

“会不会聊天?”

少女还是很聪明的,尽管十成智商被许行空给吓走了八成,但是剩下的两成还是让少女明白了许行空的意思,知道不该说话的时候还是闭嘴比较好。

“你叫什么?”

“林雪。”

许行空点了点头道:

“多大了?”

“你,你想要干什么?我可是未成年人,你如果强...那啥我,可是重罪!如果,如果你一定要做的话,求你一定要用套套。”

许行空撇了撇嘴道:

“想什么呢!放心好了,我对你这种无知又嘴臭的排骨精完全无爱。”

少女身子一挺,有些不服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部,似乎想要反驳,但是看到许行空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又心虚的闭上了嘴,想了想才开口道:

“那,那你抓住我做什么?我没钱,我家里也没钱的!”

许行空闻言一笑:

“你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这么说你家里还是有钱的。”

少女脸色一僵,迟疑了片刻嗫嚅道:

“那,那你是要求财了?我,我可以打让我家人送赎金来,求你不要伤害我。”

许行空打量着少女的脸庞,摇了摇头道:

“这个先不着急,我看你面相,父母应该都不在了,你应该有个姐姐吧?”

少女惊恐的看向许行空,稍后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脸纠结的说到:

“原来你都知道的,怪不得,你是想要用我来威胁我姐姐是吧,恐怕你的算盘打错了,我姐姐可能会为我出点钱,不过也仅仅会出点钱,其它的她是不会管的,我劝你还是要点钱算了。”

许行空不置可否的一笑:

“你打让你姐姐过来一趟吧,最好别报警,否则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少女脸色有些冷,不过她不敢忤逆许行空,犹豫了一会儿,少女开口道:

“大叔...不是,大哥,我可以给我姐打,但是她会不会过来我没法保证,如果她不肯来怎么办?”

许行空看着少女担忧的眼神,笑着回道:

“你只管打就行了,剩下的事情不用你管,如果你成年了,我也不用找你姐姐是吧。”

少女皱了皱眉头,现自己好像弄错了什么,这位诡异的大叔难道真的不是要对自己或者姐姐不利?又或者大叔套路太深,自己根本就看不透?

恩,一定是后者!这世界上坏人很多,而且坏人的套路都很厉害的!

只不过,貌似现在少女除了按照许行空的吩咐给自己的姐姐打之外也没有别的选择,就算明知道这个诡异的大叔在布置阴谋诡计,以自己之能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想到这里,少女刚刚有些恢复的心情又陷入了绝望的深渊。

见少女迟疑不决,许行空催促道:

“打啊!”

少女咬了咬嘴唇,无奈的掏出自己的,最新版的水果上套着一个印着骷髅头的黑色保护套,许行空见状有些好笑,这位少女里外严重不一呢,真是个别扭的家伙。

少女将略微抬高,想要避开许行空的视线,许行空笑眯眯的提醒道:

“别拨九九九哦。”

少女身子抖了一下,老老实实的拨通了姐姐的私人,等了好一会,才接通。

“家姐,我被人绑架了,你快来救我吧。”

“...啊!?雪儿,你这次又搞什么?是不是想要钱啊?姐不是不给你钱,是怕你乱花,而且你那些什么朋友都不是...”

“家姐,你说那么多做什么,我真的被人绑架了,你要么就来救我,要么就等着给我收尸。”

许行空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一招,将少女的凌空摄了过来,然后看了一眼通话的对象名字,打开了的免提开口道:

“你是林雪的监护人吧,请务必过来xxx大厦516房一趟,有些关于你妹妹,以及你自己未来的事情需要跟你们姐妹沟通一下,当然,最好别做无谓的事情。”

“...你是谁?这种事情可不能开玩笑的,是要坐牢的。”

许行空撇了撇嘴道:

“你可以选择不来,我等一个小时,就这样。”

说完许行空将挂断,并顺手给关机了,然后将抛回给少女,等到少女手忙脚乱的接住,许行空笑了笑之后兴致盎然的说道:

“你猜你姐姐会不会来呢?”

“哼!”8

郑州银屑病医院可以报销吗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郑州银屑病医院是否可用医保卡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怎样
郑州银屑病医院价格是多少